那天国际品牌服务—李念

ZOUZHIRAN:

#课程汇报#

有机尼奥是一个主打健康有机的意面品牌,这是尝试为其中的一款儿童意面做的包装设计。

以萝卜、玉米两种健康蔬菜和菜篮子为参考原型进行外观包装设计。有趣可爱的造型、鲜艳明亮的色彩,更符合儿童这一群体。健康的品质,有趣的包装,家长放心孩子喜欢。

泰国DTAC电信销售服务终端形象设计

简米-北京-李恩发:

舒适的气氛和色调、定制的木制家具、舒适的座位,木地板和一个黑色和灰色的增强调色板,天花板上的圆形灯和使用DTAC标志符号的墙壁,整个终端富有兴奋的正能量和强化的品牌。


SI设计  LOGO设计  VI设计  北京简米  专卖店设计  终端设计  店面设计  广告物料设计  北京店面设计

南非wefix品牌专卖店设计

简米-北京-李恩发:

透明空间、温暖色调和沟通互动是设计这个专卖店三个关键词,根据客户互动和他们对仿真环境的反应增强的设计策略,用设计哲学来定位这个零售专卖店。


SI设计 LOGO设计  VI设计  北京简米  专卖店设计  终端设计  店面设计  广告物料设计  北京店面设计

左右格局整合创新体:

Mon Choco巧克力包装设计

Mon Choco是非洲象牙海岸边上的一个巧克力品牌,品牌创始人的家族世代与巧克力为伍,最终决定将其正式的公司化,创立专属的巧克力品牌。Mon Choco的巧克力强调从原料到工艺都是当地的传统手工,这样的巧克力带有的是一份现今社会最珍贵的手做温情。


Mon Choco巧克力包装设计上,我们主要采取插画的形式,透过插画来讲述象牙海岸边生活的人们的故事,包括他们如何获得珍贵的可可原料,尊重传统,如何制成巧克力。同时,在插画的基础上,我们赋予包装一种特殊的纹理,这种质感特别的纹理给包装更好的触摸感受,体现产品的高品质,也带有一种奢华感。


左右格局整理分享,更多精彩尽在www.zygj.net

只是 • 設計:

美国Brandon Oltman创意葡萄酒瓶贴设计

只是 • 設計:

精细的Alkimia橄榄油包装欣赏

只是 • 設計:

Shirokuro精美的包装设计作品欣赏

只是 • 設計:

Pentaward 2015金奖--Beautifood Oink罐头食品包装

只是 • 設計:

Sofisticada护肤品牌包装设计 - Robinsson Cravents

德国三星品牌专卖店设计

简米-北京-李恩发:

主要设计元素是使用强烈的黑白对比应用,在隧道中间有水族馆,允许客户测试设备的耐水性。

SI设计  LOGO设计  VI设计  北京简米  专卖店设计  终端设计  店面设计  广告物料设计  北京店面设计

戈者设计:

Ennera是一个全球性可持续和可再生能源供应商,位于西班牙北部由CAF集团公司提供支持。Ennera原本名称叫baia公司,设计公司负责创建一套属于Ennera能源VI设计系统,与品牌视觉识别系统 ... Read more

Category : 平面设计  |  Tags : VI设计 , 包装设计 , 导示设计 , 标志设计 , 海报设计


Xiaojingli:

当时有这样一个biref,大家用任意的方式去表述你心目中对“设计”的定义。我选择了七个词汇来作为当时的我对心目中设计的一个尽可能的描摹。

我当时总是问自己作为一个设计师的价值是什么。就像是钱能买来食物、衣服,以至于不会挨饿受冻;而对事物的热忱能够让我感到愉悦,引发我思考,直到我拥有一个更加强壮的心脏。


当下去思考艺术和设计的区别,去想象各种失败的沟通的可能,去把信息有效加工并传达给受众进而得到回馈的一个循环过程用一个比喻来形象化。也思考着个性化的设计和商业设计对我而言的一种平衡关系。他们在百分比里糅合转换,但无一例外的需要击中目标受众。


回忆起威斯敏斯特教堂碑文里的那段话: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象力从没有受过限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当我进入暮年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

  当我现在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

  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

  然而,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英文原文:

  When I was young and free and my imagination had no limits, I dreamed of changing the world. As I grew older and wiser, I discovered the world would not change, so I shortened my sights somewhat and decided to change only my country.

  But it, too, seemed immovable.

  As I grew into my twilight years, in one last desperate attempt, I settled for changing only my family, those closest to me, but alas, they would have none of it.

  And now as I lie on my deathbed, I suddenly realize: If I had only changed my self first, then by example I would have changed my family.

  From their inspiration and encouragement, I would then have been able to better my country and, who knows, I may have even changed the world.


也许设计师不仅仅只是一个信息的传输者,也是声音的发出者,于是便有了“responsibility”(责任)。


设计师创建一个内容和形式的连接,探讨形式如何成为内容。人的心理、情感和想象力也将获得更为自由的方式去表达。那么设计也不应只是指向我们已经拥有的什么,而是在这无尽的幻想中,去补充去延伸,去指向我们可能拥有的什么。